擅长彩绘的卡诺部落

舟行万里

载入中...

过了东非大裂谷,我们就进入了奥莫(OMO)低谷。 奥莫低谷坐落于埃塞俄比亚的南部,靠近美丽的图阿卡那湖(Lake Turkana),是世界上著名的史前遗址。这里已经发掘出了大量的类人化石及骨骼残骸。出土的还有许多炻器时代的石器工具。这些石器工具上所携带的证据指出,奥莫低谷是迄今为止所知的人类所居住的最古老的史前时期的露营地之一。考古学家说,这里冬天不那么冷,夏天也不那么热,有湖泊湿地、有灌木野果,所以才在这里产生了最早的人类。 如今的奥莫低谷仍处于原始状态。生活在这里的十几个部落基本是与世隔绝的,沿袭千年不变的传统,过着最原始最野性的生活。这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原始部落聚居区,198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

卡诺部落(Karo Tribe)是埃塞俄比亚奥莫河低谷原始部落中人数最少的民族,总共只有一千来人。他们居住在图尔米西北约60公里的林区之中。距离虽不太远,但路况不好,想赶在早晨光线柔和时候到达,必须起一个大早。

林区中,蚁冢竟像烟囱那样高耸。

卡诺人大多住在河边高高的土台上。作为以农耕为生的民族,选择傍河而居是很容易理解的。而住在高高的土台上,主要还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居高望远,便于观察周边情况。作为人数最少的部落,防止外敌入侵是生存的必须。他们最擅长的是人体彩绘,喜欢用斑点涂绘面部。男人的身体上更是涂满了各种各样的线条或图案。想想现代特种兵的迷彩装与迷彩服,说不定那创意就来自原始的卡诺人。

车行约一个半小时后,到达一个卡诺村寨。

村寨就在奥莫河边

我们到的真是早,既见到了卡诺人的本色,又见到了他们彩绘的过程。想来,彩绘是他们每天必做的功课吧。

与其他部落一样,卡诺女子也戴着贝壳和彩色玻璃珠子穿成的项链,但意义却有些不同。据说,这些项链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们赠送的。所以,一个女人脖子上的项链越多,就表示她的受欢迎程度越高。她们还喜好在下嘴唇中间穿一个小孔,插上羽毛或金属针等装饰物来装扮自己。

分辨卡诺孩子的性别一开始觉得有点难,仔细观察后还是发现了差别。差别的要点一是彩绘,二是项链。

女孩从小戴项链,彩绘只是脸部。

男孩的脸部与上身都是浓妆重彩

部落的男人承担保卫家园的重任,武器是必备的。这里靠近南苏丹,枪支很容易得到。以前的木棍就换步枪了。我们在几个部落都看到了持枪的男人,在这里就更多一些。据说就在前几年,卡诺部落男人还真在部落间的战斗中使用过枪。现在谈判和解了,枪的作用已经只是看护牛羊和防野兽了。

村寨中心的一栋茅屋前,人头攒动。我们过去一看,是一个咖啡吧呢。

旁边的茅屋里,还有人在油炸一种食物。导游说,那是后面一个旅游团预订的。看来这里有一定的接待能力喽。

告别之际,正好见到一辆定时来的送水车。这里喝水还是有保证的。

回程途中,巧遇日晕。 同一个太阳照耀着人类,而人们的生活竟有这样多的不同。 祝福他们!

— 图文取材于“舟行万里”的博客